【凹凸世界】【瑞嘉】锁骨奶

      半敞的白色浴袍松垮垮勾在嘉德罗斯的肩上,腰带松开,整个身体裸露在空气中,只有黑色的三角内裤尽职的遮挡住重要部位。嘉德罗斯眼睛盯着站在床尾的格瑞,张嘴,鲜红的舌头舔了舔食指中指,然后含了进去,两根手指在口中搅拌,夹着鲜红的小舌玩弄,而后湿漉漉的手指顺着脖颈一路下滑,留下一串水渍,常年被围巾遮住不见光的脖子格外的白皙,看上去格外诱人。嘉德罗斯看着格瑞微微眯起透露着危险的眼睛得意的勾起了嘴角。嘉德罗斯双肩微耸,头部仰起,颈部曲线完美地展露出来,露出精致的锁骨,和深陷的锁骨窝,嘉德罗斯的手指在锁骨窝来回抚摸两下,然后伸手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盒...

【凹凸世界】【瑞嘉】【嘉德罗斯生贺】你是恶魔吗?

无脑开车

失/禁、道具、sp、吃醋梗有

注意避雷

注意避雷

注意避雷

点我看嘉德罗斯被格瑞这样那样

嘉德罗斯生日快乐,以后也要继续和格瑞相亲相爱啊。

转成长微博格式会被吞掉,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弄了_(:з」∠)_

【凹凸世界】【瑞嘉】气愤的时候咬人不是什么好习惯啊

       嘉德罗斯单手拎着书包,把书包甩到后肩上架着,另一只手拿着新出的抹茶巧克力雪糕,慢悠悠地走在回家的路上。伸出小舌,舌尖舔过雪糕表面,张嘴咬一小口将其含入唇舌之中,沉浸在美味当中的嘉德罗斯却被一群高中生的声音吸引了。那些家伙聚在一起围成一个圈在密谋着什么,看着那群痞里痞气的家伙,嘉德罗斯猜测应该是聚众斗殴的。按照以往来说,嘉德罗斯这种事一点兴趣都没有,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滑稽的表演而已,一点意思都没有,但今天无意中听到了格瑞的名字,嘉德罗斯不禁好奇起来。脚步放缓,皱着眉,侧耳细听,还不忘时不时咬一口雪糕。听了一会,大...

【凹凸世界】【瑞嘉】燥热

★不好吃的车
★酸奶play 棒棒糖play注意避雷

点我看瑞嘉相亲相爱

【凹凸世界】【瑞嘉】知乎体:面对残酷的现实我该放弃我所爱之人吗?


面对残酷的现实我该放弃我所爱之人吗?

其实在写下这个提问的时候我已经快坚持不下去,我想分手但我舍不得他,我甚至不敢跟他提,我怕他难过。我和我的爱人是同性恋,相较以前,现在社会虽然已经对此有较大宽容度了,但大家心里都明白,这条路很难。我们都是大四生,即将面临着步入社会寻找工作,我现在在一家小公司做实习生,工资很低,根本给不了他什么,家里似乎察觉到什么,开始给我介绍相亲对象,我都推掉了,但亲戚们一次次地催促让我非常厌烦,还有以后怎么向双方父母坦白,他们一定不会接受的,我想分手,但又非常舍不得,我很迷茫,希望有人能给我指点迷津。

所见皆可斩

    谢邀,本来不想...

【凹凸世界】【瑞嘉】你们男生都这么gay的吗?

凹凸大学水聊版

1L 想要变得可爱
如题,我今天看见两个男生一起吃同一根冰激凌,是你们男生太gay,还是真的这么穷吗?没钱买第二根?

2L 扶朕起来,朕还能学
lz也太大惊小怪了吧,你们女生也经常互喂东西,我们还没说你姬呢

3L 妖风盛行
吃对方口水我可受不了

4L 君临天下
↑那是因为你有洁癖吧,我和我的舍友也相互尝过对方的食物,还好吧。还有lz不要一棍子打死全部男生,说男生gay,纪检部部长直男安迷修第一个不服。

5L 想要变得可爱
普通的互吃对方东西当然不算什么,重点是其中一个金发男生去抢冰棍,可能是另一个男生力气太大了,他没能把冰棍拉到自己身边,【重点符号】那个金发男生踮脚凑上去咬了一...

【凹凸世界】【瑞嘉】无题

瑞嘉年三十炖肉三十题   No14


瑞嘉

不会画画,奇丑无比了,不要脸来打一下tag,下次打算祸害奇妙的约会,皮这一下我非常开心x,爱剪辑真难用,我还是用会pr吧_(:з」∠)_

【凹凸世界】【瑞嘉】男友力三十题(11-30)

1-10


11 背影

       在旁人看来嘉德罗斯总是追着格瑞四处跑,但他们都不知道实际上两人之间看对方离开背影最多次的是格瑞,嘉德罗斯成功打一架带着他的两位跟班满意离开的背影,约架被打断扫兴离开的背影,嘉德罗斯的每一个背影都在格瑞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记,也许这么频繁目送一个人的离开是因为内心有不可言说的眷念。


12 “沒關係的。”

   ①   嘉德罗斯热衷于给格瑞找麻烦,像是喝光格瑞的早餐奶、频繁的约架、打扰他作业,甚至连旁人都替格瑞抱不平,但每...

【凹凸世界】【瑞嘉】男友力三十题

1.倾向一边的雨伞
    明明早上还是阳光明媚的大晴天,谁料中午放学时开始下起了蒙蒙细雨,一向不喜欢看天气预报的嘉德罗斯自然不会提前准备伞。幸亏心思缜密的格瑞带了一把伞,不然两人可能回不去了。两人同撑一把伞自然是长得高的格瑞打伞。由于伞不是特别大,两人几乎是肩挨肩的状态。伞大幅度往嘉德罗斯的方向倾,几乎要将嘉德罗斯整个包在伞内,“格瑞,你会不会撑伞啊,我都看不见路了。”嘉德罗斯抬手将伞往格瑞那边推,这么一推嘉德罗斯的小半边肩膀露在了外面,格瑞皱了皱眉,重新将伞倾了回去,“嘉德罗斯,别乱动。”两边手相互推拒着,一时之间僵持不下,嘉德罗斯烦了,干脆伸手把收了起来,一把...

© 茶色系的哀伤 | Powered by LOFTER